可以教育好的子女

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簡稱「可教子女」。文革中對家庭出身不好(多指所謂「黑五類」、「黑九類」)的青年的泛稱。

按照大多數省區規定,這是指1968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、中央文革《關於對敵鬥爭中應掌握政策的通知》所劃定的階級敵人,即叛徒、特務、死不改悔的走資派、沒有改造好的地、富、反、壞、右,現行反革命分子等9種人的子女。名義上,「可以教育好」的帽子是肯定他們現實政治表現好,敢於背叛反動家庭和自己的階級出身,把他們自己和「反動父母」劃清了界限,實則是假定他們有原罪(體內流淌著先天賦予的黑血),需要特別的、法外施恩的寬大優裕,反倒為其烙上了賤民子女的制度化標記。

在實際掌握中,任意擴大「可教子女」的範圍的,如把家庭是非勞動人民出身的,親屬有一般歷史問題的,歸僑或說不清的「社會關係複雜」的子女,也都劃了進來。還有「查三代」(祖輩、父輩、本人)式的隔代株連,把祖輩甚至更上代的成分定為子女的成分。他們受到地、富、反、壞「四類分子」的政治待遇,禁止聽文件傳達,實行變相勞動改造,剝奪參加民兵資格,同工不同酬,招工、招生、入黨、提干都被排除在外。經農村基層推薦招工、招生後,發現是「可教子女」的又被退了回去。

雖經多次政策糾偏的敦促,在各種積極分子代表會、招工、招生(推薦工農兵學員)的升遷中,都規定應該有一定比例的「可教子女」的代表,仍然無法落實,無法杜絕歧視現象。因為這是巨大人口壓力、資源偏緊條件下,實行階級路線本身的題中應有之意(紅五類優先仍是階級路線的主流;「給出路」可能性是有出路現實性才給,沒有出路現實性就不給)。如果有誰要認真執行對他們的「給出路」政策,誰就要準備承擔被對立面指控為右傾的政治風險。

這與其說是「給出路的政策」,不如說是一種誘餌,即給一點渺茫希望,誘使你為此做遙遙無期的、扭曲自己的努力,處於上不能上、下不願下的被懸置狀態,苦不堪言;有的「黑五類」、「黑九類」子女為了爭做「可教子女」,爭取一條出路,甚至做出了對父母、對別人傷害的事情(實際成為誘使他們向人格上猥瑣、道德上卑劣墜落的催化劑)仍然苦無出路。因為他們一是出路極少,如在教育口能上大學的比例僅為2%,而且還不能是黑類中最黑的,如有點地位的右派、被鎮壓(槍殺)的反革命分子等等;二是怎樣才算政治表現好,敢於背叛反動家庭和自己的階級出身,並無一定的標準,可以任掌握評審權的人想怎麼說就怎麼說。反而成為執掌權柄者對他們進行勒索(性方面的如提供性服務,人格的如不斷悔罪、做坐探,經濟的如行賄)的合法口實,替前者開闢了一條索取個人好處的捷徑。

他們中大多數人比同齡人更老實本分,勤勤懇懇工作,積極參加所有被允許的政治學習,反覆為不是自己的過錯檢討懺悔,說話做事循規蹈矩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以此贖罪、避禍、度日、爭取個人出路。對知識的學習,由於他們有家庭養成的環境習慣,有尋找書籍的途徑方法,一般也優於同齡人。其中一些意志薄弱者工作、生活消極,放任自流,自暴自棄,隨便與人結婚成家,甚至被壞人乘機敲詐、強姦、迫害。由於無法通過正當努力改變自己的生存條件,無從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,在招工失敗、失戀等重大人生打擊後輕生的,並不鮮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