浩然

浩然(本名梁金廣,1932年-2008年2月20日),曾用筆名白雪盤山中國當代作家,有作品上千萬字。祖籍河北寶坻(今屬天津),生於唐山趙各莊煤礦。

生平

浩然10歲喪父,12歲喪母,成了孑然一身的孤兒。1946年家鄉作為解放區土改,他才從霸占了其父母房產的親戚那裡討回了祖居。14歲參加革命,當了鄉兒童團團長(脫產),16歲入黨,17歲當了基層團幹部,並開始自學文化。此前只念過半年私塾,三年小學。用浩然自己的話:處在半文盲狀態。1949年秋天《河北青年報》創刊,河北團省委號召青年團幹部為自己的報紙寫稿。浩然當時正在河北省薊縣搞農村基層建團工作,覺得責無旁貸,他立即響應,寫出一篇又一篇,不斷向報紙反映自己所見所聞的新生活,抒發其從孤兒到基層團幹部對人生的美好情緒。浩然狂熱地喜歡上了寫作,對自己滿懷信心。「從打一喜歡上寫作,我就認定這是我該做的事,我能行,認定自己寫的稿子早晚要在報刊上發表出來。」寫稿一年多後,浩然的文字終於有了變成鉛字的機會:1950年10月,《河北青年報》發表了他的一篇小新聞通訊《姐姐進步了》。1953年調通縣地委黨校任教育幹事,參加了貫徹農村統購統銷政策運動。1954年,浩然的反映農村新生活的兩篇通訊發表在《河北日報》文藝副刊上,由此他被選拔調到《河北日報》通縣專區記者站任記者(浩然口述自傳說是在通縣地委黨報任記者)。一直到1956年在老舍主編的11月號的《北京文藝》上,刊出了第一部短篇小說《喜鵲登枝》,浩然經過了七年的跋涉歷程,在此期間寫出了200多首詩歌,自編自演30多出農村小戲,70多篇故事和小說,其中包括兩部中篇和一部長篇小說;整理出十多篇民間傳說故事,采寫了400多篇新聞報導稿件等,字數超過150多萬字,其中95%成了習作廢品,其餘見報的,多是新聞報導、自編自演的小戲、登在「報屁股」上的小歌謠。

1954年任河北日報記者、北京俄文《友好報》記者、《紅旗》雜誌編輯。1964年到北京市文聯從事專業創作。

1956年發表短篇小說集《喜鵲登枝》、《蘋果要熟了》、《珍珠》、《蜜月》、《杏花雨》、《老支書的傳聞》,短篇選集《彩霞集》,散文集《北京街頭》。

1960年浩然作為下放幹部到山東省昌樂縣東村勞動鍛鍊8個月。在昌樂的8個月,浩然寫出了20多部短篇小說。浩然曾回憶當時寫作的情景[1]

「那時寫東西從不講究什麼場合,田間地頭、推土車架上、糞筐上、場院屋的炕頭上,都能湊合著寫。晚上屋裡那盞小煤油燈經常亮到雞叫頭遍。」「當深夜,我披著月光,漫步在寂靜清爽、飄著米穀香味的場邊上,許多激動過我的事情都展現在眼前,許多話語都涌到唇邊,急不可待要向別人傾訴。於是我把糞婁翻扣在場上,在上面鋪一條麻袋,把保險燈捻亮,就趴在這個『桌子』上寫開了。……有時為防蚊子叮咬,不得不換上長衣長褲,把袖口紮起來,常常是一寫到半夜,還看了場,一舉兩得。」

1962年發表第一部長篇小說《艷陽天》;隨後又推出了同書的第二部、第三部(1965),並被改編攝製成同名電影。當時比浩然大六歲的妻子沒有文化、沒有工作,夫妻倆有4個年幼的孩子,浩然仍然把《艷陽天》所得稿費1萬餘元全部交了黨費。1964年底,浩然調入北京市文聯工作,成為專業作家。

文革初期,浩然被軍宣隊為主的工作組推舉為市文聯革委會副主任。老舍沉湖前一天被紅衛兵揪斗,他藉口說老舍是「現行反革命」需送派出所,保護了老舍。成立紅衛兵組織,保護本單位作家,不許外單位組織來抄家、批鬥。文革中,陷入派性鬥爭;對小說家端木蕻良駱賓基、草明、劇作家杜印等老作家看不順眼,認為他們有問題,對其進行了批鬥。

浩然1971年之後,即著手整理文革前的舊作。歷時一年許,先後編成《幼苗集》和《春歌集》兩個集子。

1972年出版了另一長篇小說《金光大道》。並在1975年出版《金光大道》第二部、1976年出版第三部、1977年出版第四部。(韋君宜對此評論說「能編得比較像個故事」,「架子是由編輯幫他搭的」)……

小說《艷陽天》及他的寫作才能受到江青多次肯定,並在文藝極度蕭條時被改編為同名電影(長春電影製片廠1973年出品,導演林農,主演張連文郭振清、張明子、馬精武)。在天橋劇場、釣魚台、大寨人民大會堂等地多次得到江青的接見。

1973年,出席中共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。1974年寫作出版了表現西沙自衛反擊戰的中篇詩體小說《西沙兒女》上下篇和《百花川》。1975年出席第四屆全國人大,並當選為第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。1976年9月成為文學界唯一參加毛澤東主席治喪委員會的代表。常以「文學工作者」、「文化界人士」名義參加外事接待、見諸報端,曾出訪日本。1977年任北京市革命委員會委員。

四人幫」下台以後,他受到清查,1978年被取消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資格。結論是「不是幫派分子,在文革中摔了跤,但沒有完全陷進去」。還是有人肯定他「沒有藉此踹別人」、「還能把握住自己」、「是個好人」。他在感情上不能接受文革是「浩劫」的論定,「不能像大多數人那樣反思」。茅盾遂以「八個樣板戲一個作家」稱之。

文革後出版了短篇集《花朵集》、《姑娘大了要出嫁》、《高高的黃花嶺》,長篇小說《山水情》(又名《男婚女嫁》)、《晚霞在燃燒》、《鄉俗三部曲》(《樂土》、《活泉》、《圓夢》)、《蒼生》(獲1990年中國大眾文學學會頒發的中國大眾文學特等獎,被改編為同名電視劇播出)等小說,1985年出版了三卷本《浩然選集》(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)。曾任《北京文學》主編。有人評論「《蒼生》還是有思想局限,對改革開放理解不是很透,對合作化留戀得太多」。被認為「擅長刻畫安分守已、吃苦耐勞的農民」,「作品充滿民間文化的泥土氣息」。

1986年11月,他攜妻子來河北省三河縣長期深入生活,先在段甲嶺鎮掛職副鎮長。1987年5月,經三河縣政協會議通過,聘請他為縣政協名譽主席。1987年秋,他又被推舉為段甲嶺鎮名譽鎮長。1993年6月15日,浩然突發腦血栓,6月17日住進通縣解放軍263醫院。京華出版社1994年出版《金光大道》全四卷本,其中第四卷是首次公開出版。1996年10月22日,浩然去西安邊療養邊寫作,11月4日,突發腦昏迷三天兩夜不醒,經搶救又脫離危險。

1997年5月,在北京市作家協會第三次代表大會上,浩然當選為北京作協主席。2002年11月11日,浩然因腦血栓再次復發住院,從此一直處於深度腦昏迷狀態。2003年9月改任北京市作協名譽主席。2008年2月20日,浩然因病在北京逝世,享年76歲。浩然遺體告別式定於2月28日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第一告別室舉行,其骨灰與2006年去世的老伴一同安葬在河北三河市靈泉靈塔公墓。

浩然還出版了多種兒童文學集。他被稱為生活在農民中間、為農民而寫作的作家,作品充滿了民間文化泥土氣息。

1998年秋答記者問時,談到準備寫自傳,要「說清楚」自己「不是蟊賊,不是爬蟲,而是一個普通的文藝戰士,一個有所貢獻、受了傷的文藝戰士」。其中對昔日輝煌的留念(小說發行350萬冊),對《艷陽天》、《金光大道》的肯定性評價(稱「真實記錄了那時的社會和人,那時人們的思想情緒」),引起了廣泛的批評。2000年出版《浩然口述自傳》(華藝出版社)。

參考資料

  1. ^ 浩然:《我的人生》
  • 祖丁遠《浩然近事》,《人間》1987年12期,重慶出版社;
  • 陳徒手《浩然:艷陽天中的陰影》,
  • 《人有病 天知否》,人民文學出版社2000年版